澳门博彩 > 都市小说 > 镇妖册 > 第五百二十一章 追凶

第五百二十一章 追凶

    渺知真人得知许行空与林晓枫甩掉张朝东自行去逛街的消息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样也是他立马放下治疗病患的工作,赶回白云观的原因,他可不相信许行空和林晓枫是真的去逛街了,他们大概也许是去寻找真凶了吧!

    当然,许行空和林晓枫若是知道渺知真人这么想一定觉得很冤枉,因为他们是真的在享受安静的二人世界,尤其是林晓枫,她虽然在鹏城也偶尔会跟许行空偷偷去约会,但是一般都是吃个饭看个电影之类,林晓枫并不喜欢逛街买东西,她的东西大都是网购的。☆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不过京城可不是鹏城,作为游客,当然是要在大街小巷之中寻找这座城市的韵味了,因此许行空提出来逛街之后林晓枫并没有反对,只不过许行空拉着她穿行于大街小巷,却并不是逛商场,而是会进出一些古色古香的又特点的店铺,更多时候,则是徜徉在人群中,感受着久违的俗世凡尘。

    林晓枫跟着许行空逛了大半天之后,才慢慢察觉到许行空的目的,对于林晓枫来说,俗世就像是另一个世界,她从小就在玉山雨斋门内修行,几乎跟俗世绝缘,特别是受伤之后,她更是有意识的不去接触俗世凡尘。

    许行空确认为,这种隔绝恰好加深了林晓枫灵魂损伤的预后恢复难度,因此许行空有机会总是带着林晓枫去体验普通人的平凡生活,如果不是他们两个身份特殊,身负玉山雨斋一门之重责和长辈的殷切期许,许行空甚至有带着林晓枫隐居尘世的想法。

    许行空带着林晓枫混迹在人群中,不着痕迹的引导林晓枫去观察和品味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去体会他们对生活的态度和感受,由人及己,尝试换位思考和体验,来增加林晓枫对世俗的认识,毕竟世俗才是修行者的根基,这不仅仅是修行圈新鲜血液的问题,而是文化和思想的根基,这种认识许行空也是最近才越发深刻的领会到。

    也正是因为如此,许行空才对官府的合作十分重视。

    林晓枫明白了许行空的良苦用心,自然不会白费许行空的一番深意,也很认真的配合许行空,渐渐也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受,并渐渐沉浸其中。

    同一座城市的另一角,渺知真人正召集了自己的部属,包括白云观中的同门以及从归属于他部门的其他高手,一起研究着许行空给他的那个晶体。

    渺知真人并没有将许行空对魔种的分析详细告诉所有人,他也不敢保证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可靠的,万一再出了消息泄露的事情,渺知真人的脸可就真的只能扔厕所里了。

    渺知真人只是简要的介绍了一下魔种的情况,指出这个魔种之所以难以祛除,是因为其锚定在深层意识层面,至于细节就没提,更没有说用什么办法将之完整收束拔除了,然后,渺知真人提出了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想办法通过这个完整的魔种,尝试追索魔种的制造者位置。

    这当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如果是的话,渺知真人也没必要召集众人来集思广益了,所以渺知真人的话说完之后,室内一时竟冷场了,好一会才有人开口道:

    “真人,这东西是许行空现场制作的?我是指这个晶体本身。”

    渺知真人闻言不由得露出一丝敬服之色,点头肯定道:

    “正是,贫道亲眼所见,而且他制作这个封印灵器的时间很短。”

    “这东西看起来像是水晶?不过硬度好像很大啊,许行空能凭空凝结并形成灵器,这手段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渺知真人颇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

    “确实,贫道猜测这可能跟许行空提出的元灵维直接影响物质维的理论有关,这东西可能是碳环结构的,最近这些年对碳环材料在灵器制作中的应用研究也很热门,但是能凭空直接形成灵器,似乎连理论猜测都没有,这说明玉山雨斋在这方面已经远远领先了。”

    众人脸色都不大好看,其中一位有些感慨的点头道:

    “这许行空就像是一座宝山,越挖越让人心惊,相比起来,我们手里的筹码有些不够看啊,未来的谈判会很被动。”

    众人纷纷点头,渺知真人却摇了摇头道:

    “未必,我们不必妄自菲薄,我们手里的资源其实很重要,因为我们恰好拦住了许行空战略发展的主要道路。”

    众人有些不解。

    “莫非是...世俗世界的控制权?”

    渺知真人点了点头,随即苦笑道:

    “我们似乎跑题了,诸位还是想想怎么凭借手里的魔种找到真凶吧。”

    渺知真人这话一出,刚才还显得挺热烈的场面顿时又冷清了下来,好一会才有一位年纪颇大的老道开口道:

    “贫道或许能占一卦试试。”

    另一位面容清瘦的短发男子摇头道:

    “对方不可能没想到这一环,我们面对的可是最隐秘的非主流势力,如果他们连扰乱因果线都做不到,恐怕早就被抓了,我看起卦的效果应该不大。”

    老道叹了口气,缓缓点头表示认可,也没再说什么,大概他这一句也就是聊尽人事的意思,当然,也算是给渺知真人面子,来个抛砖引玉,这么一来他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于是闭紧嘴巴不打算再说什么了。

    “要不然,试试追踪灵兽?”

    渺知真人苦笑着摇头,不过不等他发话就已经有人提出了反驳,理由跟刚才的其实并无不同,相比起扰乱因果线,混淆追踪灵兽的手段要多得多,而且那些非主流势力都十分擅长做这些事。

    渺知真人扫了一眼一筹莫展的属下,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官府的底蕴确实没有那些传承了数千年的大门派深厚,面对这种棘手的事情,他们能动用的资源实在是太少了。

    “或许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

    正当大家再一次陷入冷场时,一位老道忽然开口说道,渺知真人立刻追问道:

    “师弟有什么办法?”

    “我的意思是,或许我们不用费心去找他,试试让他来找我们如何?”

    渺知真人思索了片刻,抬手指了指桌面上的晶体道:

    “用这个来引诱他们?”

    那位道长点头道:

    “不错,这次的魔种事件毋庸置疑是跟许行空有关的,或者应该说,他们找的就是许行空,如果我们放出消息,他们知道许行空已经将魔种完整的收束拔除,肯定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吧。”

    渺知真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过却有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这种显而易见的陷阱他们又怎么会跳进来呢?如今京城群英云集,哪怕他们再胆大再嚣张,也不敢以身犯险吧。”

    “未必,我们都知道魔类的性格极为偏狭,我们不能用常规的思路去思考他们,我觉得不妨一试,反正不成也没有损失,不然的话,你还有更好的办法么?”

    其实大家心中都知道办法其实还是有的,比如找外援,事实上,渺知真人已经找了,只是他没有告诉自己的属下罢了,原本就打算不蒸馒头争口气的,可是现在看来,这口气还真不容易争。

    如果京城的城市之灵水准够高的话就好了,可惜,现实不是如果,城市之灵的成长殊不简单,渺知真人不得不承认,自己手头的资源和力量都很有限。

    不过由此又想到了鹏城那个更年轻的城市之灵,渺知真人心里真的有些不舒服了,怪不得那么多人看许行空不顺眼,想方设法的给他找麻烦,这家伙还真是容易让人产生负面情绪呀。

    见众人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渺知真人面色淡定的开口道:

    “那咱们就两条路都试试,一方面加大排查的力度,给对方增加压力,至于灵兽和起卦都不妨一试;另一方面,适当的透露一些消息出去,在观中做好布置,看看他们会不会犯险动手。”

    众人纷纷答应,心里都偷偷松了口气。

    等到众人都离开,渺知真人才叹了口气,掏出手机给张朝东打了个电话,让他联系许行空一下,说自己晚上会去拜访,渺知真人既然打算用手头这个晶体做诱饵,那么这事就必须先跟许行空打招呼,否则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容易引起许行空的误会,现在他可是一点都不敢得罪许行空。

    这边许行空与林晓枫终于找到了一条挺有特色的食街,许行空正跟普通的游客一样,纠结着该去哪家品尝一下京城的美食,握着许行空的林晓枫手忽然一紧,许行空侧头冲着林晓枫笑了笑,然后拉着恍然的林晓枫往一家门面古雅的饭馆走去。

    通过灵犀状态,林晓枫有些好笑的说道:

    “你这是一举两得么?”

    “才不是,这地方我早就找到了,应该说公私两便。”

    “好吧,算你说的过去,这就是他们的藏身之所?”

    “应该是了,谁想到这些被追缉的老鼠竟然大摇大摆的开餐厅呢,不知道这餐厅的食物有没有问题啊?”

    “怎么可能,兔子不吃窝边草呢。”

    “也是,我们去尝尝这些魔类的手艺吧。”

    林晓枫亲昵的白了许行空一眼:

    “咱们就这么站在他们门口,你觉得他们会老老实实的给咱们做菜?”

    许行空嘿嘿一笑:

    “别小看了人家的气度,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