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其他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1152章 临行杀猴儆鸡

第1152章 临行杀猴儆鸡

    季国凡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实则幸灾乐祸,陈聪和苏韬闹得越凶,对他而言,越是解气。

    如果换个资历深,年龄更大的专家来担任此次医疗组的组长,他会毫不犹豫地接受,但苏韬这么年轻,位置比自己更重要,这让季国凡心理极其不平衡。

    苏韬是国医专家,而季国凡也是中科院院士,从含金量而言,两人在社会地位上算是旗鼓相当。

    季国凡有意在煽动陈聪跟苏韬叫板,没想到陈聪真这么做了。他内心也打定主意,以后有机会可以拉陈聪一把,这是个有眼力劲的人,如果用的好,可以当成一枚很有杀伤力的棋子。

    陈聪从季国凡的眼中看到了一抹赞许之意,更是士气大涨,他用力甩开姬湘君,腾地站起身,嘴角浮出一抹冷笑,“我知道苏组长你很有名,是国医专家组成员,和领导的关系更是不错。但我也是经过层层筛选得到有关部门的认可,才入选此次医疗小组,我是否离开,你无法决定。”

    陈聪的伯父是燕京卫生厅的副厅级实权干部,虽说苏韬的名声在外,但陈聪还不至于畏惧一个比自己小六七岁的年轻人。

    陈聪沉声道:“我觉得此次上级领导对医疗组的安排非常不合理,季院士是中科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院士,还是美利坚、英国等多个著名医院的名誉教授。无论从工作经验,还是资历,都应该由季院士担任组长才对。”

    苏韬面沉如水,暗忖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病,让自己担任组长,那是萧副总理的决定,你竟然质疑萧副总理下达的决定,这不是在作死吗?

    当然,苏韬瞬间明白陈聪的意图,这家伙是在给季国凡摇旗呐喊,想在内部搞分化,让所有组员都不服自己。

    这陈聪未免也太可笑了吧,八个人的小组,也搞对立吗?

    自己正好准备找个人杀威祭旗,以便这个小团队更好管理,他这不是主动冲到自己的枪口上了吗?

    佯作生气,季国凡摇了摇头,皱眉道:“小陈,说话要注意分寸,此次医疗组成员都是由领导认真安排,我们要服从安排,团结一致,不能搞内讧。我现在就表态,服从苏组长的一切安排,努力完成此次出国访问任务。苏组长,你也不要太生气,小陈是口直心快,并没有恶意。未来一段时间,我们都是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关键时刻要团结一致,彼此包容和体谅,把本职工作做好。”

    苏韬不动声色,季国凡和陈聪两人唱的双簧,一个唱的是红脸,一个唱的是白脸,故意要将自己弄得非常尴尬,最终目的是架空自己。

    至于姬湘君和三名护士,都没有加入战团,平静地观察一切,有点坐山观虎斗的感觉。

    季国凡通过三言两语,收买人心,有种稳坐钓鱼台的大将之风,占据绝对的上风。

    现在出国访问在即,如果改变现在医疗组的成员,肯定来不及,因为重新选拔人员,是要走许多审核流程,至少得花费一周时间。

    所以陈聪考虑到这点,才会故意刁难苏韬。

    我就是跟唱反调,你能拿我如何?难道你有本事开除我?出国访问人员名单已经定下,经过多个部门审核通过,此时更改的话,会造成很多麻烦和混乱,量苏韬也没有气魄能够扛下这个后果。

    “陈医生,你这不仅是心直口快,而是目中无人。”苏韬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又与季国凡道,“咱们换位思考,如果你站在我的立场,你的心情会如何,还能大义凌然地说风凉话吗?”

    “我说的怎么能算是风凉话吗?”季国凡一脸凝重,义正言辞地说道,“苏组长,您是组长,要有容人之量。咱们还是讨论出国后的任务分工吧。成大事者要不拘小节。陈医生的性格如此,但他的医术受到认可,是可不多得的人才。”

    苏韬淡淡地扫了一眼季国凡,“作为一个心智成熟的人,应该知道,没有容人之量,是一个羞辱别人的言辞吧?”

    季国凡微微一怔,没想到苏韬虽然年轻,但言辞犀利,丝毫不落于下风。他也是个圆滑之人,连忙堆满笑容,满是歉意道,“是我刚才太着急,用词不当。我的意思是,作为一名组长,要有兼容并包的胸襟,小组成员来自不同的地方,性格、言谈及说话方式,都有所不同,还得互相适应。如何在最短时间内,将大家的力量团结在一起,这就要考验组长的经验和能力了。”

    不得不说,季国凡的口才不错,是个善于做思想工作的好手。

    “如果我解决不好陈聪当面跟我抬杠的问题,看来我就不适合当这个组长了。”苏韬似笑非笑地望着季国凡。

    季国凡眉头拧成川字,重重地叹了口气。

    陈聪却是不屑道:“看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嘛。”

    苏韬微微一笑,掏出手机,给季国凡和陈聪亮了亮,道:“我这个人记性不大好,所以开会的时候习惯性用手机录音,刚才咱们开会的内容,全部录下来了。”

    季国凡眉头一挑,他刚才注意到苏韬拿出手机,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打开了录音功能。

    陈聪面色一白,嘴唇哆嗦道:“你竟然这么阴险。”

    苏韬微笑道:“你还不注意言辞,我这录音还在继续,还没有暂停呢。”

    陈聪硬着头皮说道:“你别想威胁我,难道我会怕这个录音吗?”

    苏韬摆了摆手,道:“不用你害怕,我现在直接删掉!”言毕,他将录音直接按下了删除键。

    季国凡皱起眉头,不知苏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陈聪也愣住了,苏韬将刚刚掌握的把柄删除,难道是放出退一步海阔天空,彼此握手言和的信号?

    “解决这件事,还不需要用这些雕虫小技。”

    言毕,苏韬当着众人的面,给薛秘书长拨通电话,“薛秘书长,有件事情跟您请示一下。”

    “小苏,说吧,需要我配合你做什么。”薛秘书长微笑着问道。

    “此次访问南非的医疗组成员,我想调整两人。”苏韬语气很诚恳地说道。

    陈聪面色惨白,没想到苏韬这么果断。

    季国凡也是心下大惊,因为苏韬要求调整的是两人,其中一人也包括自己?

    两人都惴惴不安,苏韬的要求会被同意吗?

    他应该没有这么大的权力!

    “现在改变人员名单,那就需要重新遴选人员,恐怕来不及吧?”薛秘书长皱眉,为难道,“当然了,如果你觉得必须要调整人员,那也是可以的,晚点我就让人对接一下,接替人员由你来决定。”

    苏韬见薛秘书长这么说,心中一松,轻声道:“薛秘书长,我的意思是从医疗组删掉两人,不用替补人员,这样就不会让后勤组那边为难了。”

    薛秘书长摸着下巴,提醒道:“现在医疗组也就八个人,删掉两人,那就剩下六个人,要为五十多名访问团代服务,工作量会不会太大了一些?”

    苏韬很诚恳地解释道:“队伍大了,反而不好带。请薛秘书长相信我的判断,三名大夫,三名护士,足够可以为访问团代表提供优质的服务。至于人多了之后不团结,反而会让精力分散,造成工作失误。”

    薛秘书长沉默片刻,道:“行吧,我同意你的决定。”

    薛秘书长知道苏韬不是那种随意做决定的人,他有这么个要求,肯定是有相关原因。而且,薛秘书长知道苏韬的水平,虽说专家访问团人数不少,但得病的人还是少数,以苏韬的实力足够应付一切突发情况。

    更关键的是,苏韬此行责任重大,还是得尊重他的意见。

    挂断薛秘书长的电话,苏韬淡淡地看了一眼陈聪和季国凡,面无表情道:“现在你们俩已经不是此次出国访问团医疗组的成员,已经被踢出这个团队。我们还要继续开会,请你们现在就离开吧。”

    季国凡怒气冲冲地站起身,指着苏韬愤怒道:“凭什么?

    季国凡还巴望着这次参加南非访问团回来之后,靠着这个履历往上更进一步,但没想到苏韬三言两语,就扼杀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而且,季国凡还有必须参加此次南非访问的特殊理由……

    苏韬站起身,目光平视着季国凡,“就凭你故意挑拨我和陈聪的关系,试图破坏小组的内部团结,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适合留在团队中,一个整天想着如何争权夺利的人,如何成为一个纯粹的大夫,如何能为国家无私贡献?”

    季国凡鼻头上冒出汗水,结巴道:“我……我什么时候挑拨了?”

    “没错,我删掉了录音,已经没有证据证明你刚才挑拨离间,不过,你还是得离开这个小组,没有任何商量余地。”苏韬语气平静地说道,“对了,你们如果不嫌麻烦,欢迎向有关部门,举报我没有容人之量!我接受一切处理决定。”

    “你……够狠!”季国凡眼中流露出恶毒之色,“你会为今天的傲慢付出代价的。”

    “我会不会因为傲慢付出代价,并不重要。关键是,你现在要为自作聪明而买单了。”苏韬轻描淡写地反击道。

    他现在是这场内斗的胜利者,没有必要像失败者那样彻底撕破自己的外表,丑态毕露。

    自己的处理方式,直接针对副组长季国凡,严格意义不叫做杀鸡儆猴,而叫做杀猴儆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