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零九十章 富贵迎

第一千零九十章 富贵迎

    大阏氏的侍女向合周道,“只是一顿晚宴。知道公子要出门,才特意邀请姑娘排遣寂寞。大阏氏不会留姑娘太长时间的。公子放心。”

    这才是最不放心的解释。大阏氏明明在要挟。

    合周想起大阏氏说过的,“公子的心上人应该呆在安全的地方。”

    那时的她一脸关爱的表示,起码在他们呆在草原上的时候,她希望无忧,会更喜欢这里一点,“就让我与那位漂亮姑娘,经常见见面吧,说不定我会说服她,这一生只认定公子一个人到永远。公子不知道,我这些兄弟姐妹家里的姑娘们,差不多与她都是同样的年纪。她们会有许多的话说,我敢保证她们待在一起的气氛会比你我现在的推心置腹更为融洽。”

    “无忧不太通突厥语,这会让她在很多地方失礼,也许会惹您的不痛快。其实,我也想让她多多融入沙漠上的风俗。不过,对于家乡的思念让她一直有些神情恍惚。”他抬起目光,一脸无可挑剔的诚恳,“我看还是不要让她来您的扫兴了。”

    “无论外人怎么想,公子都是知道怎么样才是对无忧姑娘最好的那个人,所以最后的决定还是由公子来做吧。我的邀请一直有效!看看什么时候有机会,公子就带着无忧姑娘一起过来吧。我们家那些姑娘,早在草原上听说了她的芳名,一直跟我吵着想要见她呢!”

    “好的机会一定会有,等她再熟悉一下沙漠,我一定会让她出来拜见大阏氏您的!”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希望,就像是,他也在期待着那一日一样。而事实上,在他说出那些话的同时,却在心里打算着,一定在那一日到来之前离开这里才是。

    大阏氏当然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可是回应的笑容一点儿也不像是装出来的包容,“你也不可操之过急,她还是一个小姑娘。”

    大阏氏当时的表情,就像是她对合周的推脱欣然接受。可是很明显,她现在反悔了,派人来接无忧。

    看着大阏氏侍女不接走无忧,就不会离开的样子。合周紧紧握拳的手,丝毫也没有感觉到刺进手掌之中的指甲带出的痛感,“我需要她是安全的。”他一字一顿的说出这句话,然后看向那低眉的侍女。

    “只是歌舞的宴会。并不会去危险的狩猎场所,公子敬请放心。大阏氏早已经发下话来,让所有人都好好照顾姑娘。如有损失,格杀勿论。”她回答得简直无可挑剔!

    合周在心上冷笑,好一个,格杀勿论。像这种敲山震虎,放在他身上,本来就是大阏氏的错棋。在此之前,他已经不止一次想过,如果想要救出沙木。也许不必动用可汗叔叔送给他的那支骑兵。只要将无忧暂时放在大阏氏身边,就能从大阏氏手中带出足够的人手。

    “我会帮大阏氏找到沙木!”这是,之前即使是他亲自面见大阏氏时也没有作出的承诺。

    大阏氏的侍女应该是被大阏氏知会,早就在等他这句话,所以当他说出时,有满意的光泽,在那女子眼中放出。

    不过,她却依然体贴的为合周公子着想,“公子如果亲自出马的话,可汗会以为那是公子的忤逆。”

    “如何蒙蔽可汗的眼睛,那是我的事情。保护好我的女人,直到我回来,才是大阏氏该担心的事。”合周目光坚定不移!

    婢子继续低眉顺眼的回答道,“不只是无忧姑娘,还有公子,都会在做那件事情之后得到你们想要的。不过大阏氏的意思是,无论公子如何行事,她想要知道具体的方法以提供必要的帮助。”

    “沙木一定会去找那些异族人,他想让自己恢复,那个失掉的回忆。”合周言简意赅。

    侍女一脸怀疑的说道,“可,沙木不可能走出相师的圣坛。只要相师念动咒语,那里就会充满迷雾。而且还有一件事,大阏氏也不想对公子隐瞒。相师已经向大阏氏回禀过,只要让沙木见一次大汗,他会主动配合相师取出存在于封闭遗落回忆里的秘密,然后,将结果告知大阏氏。”

    合周一笑,“那是相师毒死人之后,晚到的解药么?可汗知道一切之后,握在大阏氏手中的有利形势会再次翻转。那些从前看似有利的东西,也许,会在转眼之间失去它们的作用。况且,沙木还会像上次一样,远离开相师的束缚。反正,这是个对沙木来说,没有风险的选择。虽然相师还会继续找他,但是无论何时,只要秘密没有被相师得到,相师就没有办法给他带来危险。换而言之,他们的交易也都还算数。沙木此时的想法一定是,想要当先拿到秘密的具体内容,然后,再回过头来,跟所有人做他最合适的交易。这种糊里糊涂被人追逐的感觉,他已经受够了。”从这个提议的表面来看。沙木与相师,还是获利最多的人。

    婢子提醒道,“大阏氏要的是公子具体的想法。”

    “让大阏氏把从前圣坛修建的构图,马上派人给我送过来。我要找到另外的密道。从里面带沙木出来。”

    “若真的有那东西的存在,那么,很早之前,就应该有人发现了。大阏氏在前不久就派出了心腹带着铁锨在圣坛附近挖寻了几遍。他们全都无功而返了。”婢子提起的目光,再度垂落!

    “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发现的话,相师会比我们更早知道。一定存在的东西,不一定是一定容易发现的东西。更何况,他一定会被相师紧紧握在手中,而不是埋藏在外面的任何地方。”合周看了一眼,仍然在为难的侍女,“如果你做不了这个主,我可以跟你们回去领大阏氏的意思!”

    事实上,合周早知道侍女做不了这个主。因为要拿到像是圣坛的构造图,绝非易事。不过这也会是,侍女无法驳回的,由他亲自送无忧去到大阏氏那里的理由。

    无忧握了他的手,虽然没有说话,但她那不断使用进手心里面的力量,是在劝说他放弃,圣坛的构造图上到底能不能找出密道?无忧知道,那一定只是合周公子的猜测。虽然之前在帝都的时候,他曾经胆大心细的推断出在《帝建大略》中隐藏的地下宝库,但这一次不一样。流动的黄沙会让一切简单的布局全都变得变化莫测。早年留下的构图,也许已经失去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