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其他小说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2758章 没底儿啊(三更)

第2758章 没底儿啊(三更)

    人群中只要有一个人喊,其他人就跟紧跟着,顿时呼声如潮。☆◇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一把把锄头,铁锹高举过头顶,你推我搡,朝拓跋凌那边挤过去。

    看着阵势,是要把拓跋凌给砸成稀巴烂呢。

    杨若晴站在人群外围,看到这场面,看到老磨这个里正此刻压根就镇不住场子,而大磨则差点被推倒在地。

    混乱之中,大磨的脸上还挨了一巴掌。

    而当事人拓跋凌,始终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他的侍卫挡在他的身前,因为侍卫拔出了身上的佩刀,跟村民们形成了僵持的局面。

    双方都没有先动手,双方也都没有放下武器各退一步的苗头。

    为啥一言不发?

    杨若晴有点纳闷,但下一瞬,当她看到拓跋凌阴沉紧绷的脸上,眼底那正在翻涌着的怒气。

    她心里咯噔一声响。

    不好,这是杀气!

    这些村民们要是再这么闹下去,将拓跋凌的杀机激发起来。

    天哪,别看这会子老少爷们把黑骡子家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三个回合,真的只要三个回合,这些站着的人就全都要躺下去,直接陪黑骡子去阴间报到了!

    不行,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咋办?

    上去劝阻?

    且不说她这个外村人在这里人微言轻了,这种场面快要失控的情况下,语言是最苍白最无力的。

    拓跋凌想要突围,压根就不需要她帮忙。

    倒是这些村民们危险,可是,她自己的身手自己清楚。

    假若要保住这些村民的性命,不让拓跋凌制造无谓的杀戮,正面跟拓跋凌刚起来,她没底儿啊。

    要是棠伢子在,那应该没问题。

    咋办咋办?

    就在这当口,不远处的山林里,突然传来一声狼的嚎叫声。

    村民们都在吵闹吼叫,没人留意到那一声狼嚎。

    而杨若晴却听到了,而且,还激动了起来。

    真是缺啥来啥,天助我也!

    她一阵风似的朝着村后的山林里跑去,一边跑,一边打口哨。

    一条白色的身影,如同白色的闪电,从村后的山林里风驰电挚般的冲了出来。

    那一身洁白的毛发,一尘不染。

    流线型的身材,随着奔驰跳跃,紧绷出一种特殊的线条的美。

    晌午的阳光洒在它的身上,如同披了一件金色的外衣。

    越发的威风凛凛,潇洒霸气,轻盈俊逸……

    “追云!”

    杨若晴看清楚了,是追云,果真是追云!

    她喊了一声后,停了下来,伸开双臂。

    追云一个猛子到了她近前,然后一双后腿稳稳落地,将一双前肢抬了起来,搭在杨若晴的双肩。

    伸出舌头就来舔杨若晴的脸,左边,右边,一通狂舔。

    杨若晴咯咯的笑,躲闪着。

    见面舔脸这是追云它们的习惯,就好像人类见了面要亲热的抱拳,作揖,寒暄,

    搁在现代社会,要握手,拥抱,一样的道理。

    这是追云在用它的方式来表达对跟杨若晴久别重逢之后的激动和开心呢。

    “追云,这大半年不见,你变壮了也变得更帅啦,是我见过的最帅最帅的狼王!”

    杨若晴揉着追云的脑袋,眼中全都是欣喜。

    追云围着杨若晴转圈子,那粗重的狼尾巴竟然被它摇晃得极其的欢快。

    杨若晴俯下身来,搂住它的脖子,“追云,我现在来不及跟你唠嗑了,你赶紧的,先帮我一个忙!”

    ……

    黑骡子家门口,冲突越来越激烈。

    身为里正的老磨压根就没有开口的机会,混乱之中,不知道是谁先推了前面一个人。

    那人手里的锄头眼看着就要砍到拓跋凌的肩膀上。

    拓跋凌抬手一把就握住了锄头的末端,然后用力一拽。

    那个扛着锄头的村民整个人就跟一根萝卜似的,从人群中被拔了出来,连人带锄头一起被丢了出去。

    摔在人群后面的地上,锄头掉落在他的脚边,差一点挖到他的脚趾头。

    他痛得哎哟哎哟的叫,又吓得哇啦哇啦的叫,狼狈不堪的爬起来躲到一边大喊:“杀人了杀人了,外村来的人要大开杀戒啦!”

    村民们顿时哗然,拓跋凌一把夺过侍卫手里的刀,在自己的手里挥了一个漂亮的刀花。

    刀面上印出他的眼神,寒芒凌冽,杀机浓烈。

    而村民们,一个个也都红了眼,失去了理智。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悠扬却霸气的狼嚎声突然响起。

    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如同一记重锤,重重捶进众人的心中。

    接踵而来的,是此起彼伏的狼嚎声,一声接着一声,一声高过一声。

    山里的人对这些野兽的叫声,那是再熟悉不过了。

    “狼,是狼的叫声,听声音好像还不远。”人群中有人变了脸色,大声道。

    话音才落,人群中又有人惊呼了起来:“天哪,你们快看,那是啥?”

    众人顺着说话人的视线望了过去,不看还好,这一看,凉气声此起彼伏!

    “狼,是狼,狼群!”

    “哪里来这么多狼啊?不好,它们朝咱们这冲过来啦,大家快跑啊!”

    众人全部色变,话音颤抖,有的胆子小的人,直接就吓得尿了裤子,双腿发软,连逃跑都没力气。

    幸而他家里的父亲兄弟架着他跑。

    就连拓跋凌,都脸色大变。

    方才还准备仗着自己的身手以及手里的刀来斩杀几只狼,当他看到狼群后面的高石上,蹲着的那只白色的狼王时,

    拓跋凌的勇气突然就打了个大大的折扣。

    “撤!”

    他对侍卫招呼了一声,主仆二人也赶紧撤离。

    狼群很快就进了村,家家户户门窗紧闭,把家里的桌子椅子柜子全都搬过来抵住了门。

    大磨在人群中没有找到杨若晴的身影,急得不得了。

    被老磨一把拽住往边上的一户人家挤了进去。

    “哥,小棠不见了,我得去找她!”大磨道。

    老磨道:“外面现在都是狼,出去了就是给它们添菜,我不要你去送死!”

    “哥……”

    老磨喝了一声:“闭嘴,等会把狼招过来,咱哥仨全得死!”

    大磨没辙,心急如焚,只能在心里为杨若晴祈求。

    但愿老天爷保佑,保佑小棠兄弟能逢凶化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