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言情小说 > 顾盼生歌 > 第四百七十七章讨教

第四百七十七章讨教

    木清礼听了,不免心中一动,看着女儿的神情竟是满满的柔光。

    笙歌坐下后看了一眼木致远,问道:“早知道你和父亲在说事情,我们就晚些过来了。”

    笙歌心想,她和顾以的到来,似乎打扰到了两人说话。

    木致远却并不这么认为,他回道:“父亲在询问我在青山书院的情况。”说着,便望了一眼父亲,凑到笙歌跟前继续说,“想是怕我荒废了学业,故才一番叮嘱,不过长姐一来,父亲心里自然是高兴的,长姐和姐夫应该早点过来才是。”

    笙歌听了,笑了笑说:“父亲关心你学业,是对是你寄予厚望的。”说着,目光转向了神情温和的木清礼,“他在青山书院一直用功读书在,并没有荒废了学业,这一点父亲大可以放心。”

    父亲之前嘱咐她要好生照顾好这个弟弟,笙歌不光是在日常起居上关心,连学业,也是时刻留意的。而且顾以和青山书院的人关系不错,打听木致远在书院的情况,也不是一件难事。

    木清礼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说,拿眼指着木致远说道:“你都这么说了,我想也没有要问下去的必要了。”

    木致远从小就听笙歌的话,旁人说的话兴许不管用,但每次只要笙歌开口,他肯定会听的。木清礼也是奇了怪了,明明他和嘉婉才是亲姐妹,偏偏更愿意亲近笙歌。

    不过,这样也好,木清礼倒愿意看到姐弟相处融洽,一时间嘴角浮现出笑意来,不过下一秒几声轻咳声传入了笙歌耳中。

    笙歌眉头微皱了皱,当场问道:“父亲近来是否身子不适,有没有请大夫过来看看?”

    好好的,父亲怎么会咳嗽,想到这,笙歌心中不禁生疑,这陈氏究竟是如何照顾父亲的,还是说平日里对父亲的照顾并没有上心。

    木清礼止了咳,摆手道:“小毛病而已,你不用担心,已经请了薛大夫过来看过了,开了些止咳的药。”

    薛大夫的医术,笙歌是清楚的,既然请了他过来开了药,想来问题不大。

    只是笙歌还是不免有些担心,她说:“眼下天气还没有转暖,依然冷着在,父亲平日里可要多注意身子才是。”

    看到笙歌关心他,木清礼神情微动,既而点了点头。

    笙歌又对木致远说道:“这些天父亲服用的止咳药,你要盯紧下人,按时熬好给父亲服用,别误了服用的时间。”

    木致远答道:“长姐请放心,父亲的药,我会叮嘱他们的。”

    笙歌点了点头,木致远年纪看着不大,做事还是挺让人放心的。

    顾以扫了一眼屋子,目光无意间落在了书房的棋盘上面,木致远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下意识想到了什么事,于是说道:“听长姐说姐夫的棋艺甚好。”

    木清礼有时候在书房看书看乏了,会自个摆上一局。

    顾以闻言,便朝旁边的笙歌看了一眼。

    笙歌眸光闪了闪,这才想起自己是什么时候告诉木致远的。有一次木致远来顾家看她,她正好在屋里研究棋谱,当时随口说起了她与顾以下棋的事情,谁知,她这个弟弟刚开始还不信她的棋艺不如顾以,直到拾锦和素织都作证,他才相信。

    也难怪,在木致远心里一直就很崇拜她这个长姐,认为她样样都好,棋艺自然也是精通的。

    顾以听到木致远夸他棋艺好,他摆手道:“略懂一二罢了。”

    笙歌知道他是谦虚之话,顾以的棋艺如何,与他对弈多次,她最清楚不过。

    相比于顾以的说辞,木致远更倾向于从长姐那里听到的,他眼前一亮,趁机建议道:“父亲没事的时候也喜欢下下棋,不如姐夫和父亲对弈一局怎么样?”

    笙歌一听,手当即顿了一下,抬头朝顾以看去,对方倒是面色如常,并未有任何异样。她当然明白木致远此举的用意,无非是想接着下棋的机会,拉近父亲和顾以的关系,两人天生就不是那种自来熟的人,平时见面又不多,况且顾以的官位又在父亲之上,笙歌甚至能感觉到今日的父亲跟平日里比起来,显得有些拘谨。

    毕竟是自己的岳父,顾以看向木清礼,主动开口道:“我原不知岳父大人对棋艺也颇有研究,如此的话,不知我可有机会向您讨教一下?”

    顾以特地用了敬称,表示对他的尊敬之意。

    此话一出,木清礼也稍微放松了一些,看上去反倒不那么拘谨了,点点头,说:“讨教不敢当,说不定我还得向你请教呢。”

    说完,木致远已经将棋盘摆好了,趁机对她吐了吐舌头。

    笙歌心想,木致远何时变得这般会看人眼色了。

    很快,木清礼便和顾以下起了棋,木致远在一旁看着。

    笙歌见二人专注的下棋,木致远又一副观棋不语的样子,觉得这里也没她什么事了,想了想,便轻步出去了。

    拾锦轻声道:“大小姐,你不看老爷和姑爷他们下棋吗?”

    棋才刚开始,大小姐就这么离开了,难道就不好奇最后是谁赢了吗。

    笙歌对输赢其实并不在意,而且他两也是相互切磋,再者说了,两人的棋艺,她心里早已有个衡量,既然都已经知道的答案,再待下去求个结果,意义不大,坐了许久,倒不如出来透透气,走走也好。

    笙歌摆摆手道:“不了。”末了,又对两个丫鬟说,“陪我去清谨苑看看,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了,也不知道屋里可是落满了灰尘?”

    清谨苑不光是她从小到大住惯了的地方,那里也有母亲的回忆,笙歌是个念旧的人,对原来住过的地方多少有些不舍。

    临走之前,她虽吩咐了府里的小丫头菱衣过来清扫,也不知真的一如既往照做了,笙歌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这跟她的性格有关。

    拾锦便道:“小姐既然想回去看看,奴婢和素织陪你一起去看看。”

    素织也跟着回道:“有没有变样子,回去看看就清楚了。”

    笙歌点点头:“也好,先去看看再说。”

    随后,笙歌带着两个丫鬟往清谨苑的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