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历史小说 > 权路迷局 > 正文_2304首长认可

正文_2304首长认可

    这些封疆大吏们,都被梁健给搞懵了,心头都难以置信,梁健竟然口出狂言,说江中可以进行试点!你梁健是什么职务?不过是一个常务副省长,有什么权利这么说!更何况,昨天滨海市委书记张山山召集四省主要领导在背后商量,戚明就表态说,一定不会承揽这个任务。可到头来,又是怎么回事?

    那些一市四省的领导此时不去看梁健,反而都望向了戚明,怪他出尔反尔。

    坐在后面的朱怀遇忍不住有些幸灾乐祸,心里想着:“戚省长,你再不把梁省长当回事呀,你再什么会都不让梁省长参加啊!梁省长,可不是你欺负得了的,否则我也不会跟着他了!哈哈。”朱怀遇很为梁健把这个任务接过去,感到兴奋。他感觉自己是越来越崇拜梁健这个领导兼朋友了。

    胡青兰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的笑容。她现在心里才清楚,这些封疆大吏们,真要让他们勇挑重担了,每个人都会想得很多。反而是常务副省长的梁健,却一直一往无前。然而,在胡青兰感到欣慰的时候,戚明却说:“胡委员,我们江中的条件还不够成熟,这个试点任何恐怕难以完成啊。况且,梁健同志是常务副省长,还不能代表我们江中作决定。”

    胡青兰脸上的笑容忽地不见了,她道:“戚省长,你们昨天晚上有没有好好商量?”戚明脸上一尴尬,却硬着头皮说:“沈书记没有来,他有病在身,所以昨天晚上我没有打扰他。况且,要完成如此重任,还需要省委和省政府通力合作。在书记生病请假期间,这样的任务我们江中恐怕力不从心。所以,我想向胡委员汇报,我们暂时还是不接这个任务了。”

    胡青兰对这个打退堂鼓的戚明很恼怒,但是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的确江中的情况目前有些特殊。到底要不要将这个任务压给江中?她有些犹豫。这时,忽然又听到梁健说:“胡委员,我是代表沈书记来参加这次会议的。我也已经跟沈书记商量过,他认为江中省理应挑起重担,开展试点,责无旁贷!”梁健的声音坚定有力、振奋人心。

    胡青兰也被梁健所感染,就也不再去管戚明,说道:“既然伟光同志也是这么认为,那么就这么定了。十*大报告中指出,要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这次,江中省的试点工作,我们就定名为‘和谐共生经济试点工作’。后续,国办会与江中省关于试点目标、要求和任务进行对接,并加强指导。这次的会谈,到此结束。散会吧。”

    胡青兰没有多讲,就宣布散会,让这些封疆大吏们倍感突兀、如鲠在喉。他们原本想要集体达成一致,不去接受这个任务,这样可以让华京知道这个试点工作的艰巨性,到时候就算一定要他们试点,他们也可以同进共退,甚至可以提出一些要求来。就算试点最后不成功,也是法不责众,华京总不能把一市四省都责难了。

    没有想到的是,江中的常务副省长梁健,却出人意料地跳了出来,把这个任务给接过去,反而衬托得他们这些一把手不讲大局。走出了会议室,其他省(市)

    的领导都朝戚明投去了责怪的目光。特别是滨海市委书记张山山,经过戚明的时候,就直言:“戚省长,看来你的权威还不够啊!”一句话,没有点明,却让戚明感觉比吃了灰还难受。

    此时,梁健也已经从会场出来。戚明看到他之后,就拉长着脸,走上一步,对梁健说:“梁省长,你知道吗?你这么做,很有可能给江中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你现在是一个副职,根本不知道我们背负的经济发展任务有多重,各项指标要完成就已经不错了,还要蓝天白云?这根本就是痴心妄想。”梁健也不跟他争吵,云淡风轻地说:“戚省长,我说过了,我是代表沈书记来的,这些话要不你打电话跟沈书记说吧?”戚明朝梁健瞪了一眼,“我不会打这个电话,既然你们要接,到时候活,也是沈伟光和你去干!”说着,奋然离开了。

    其实,梁健事先并没跟沈伟光商量过,他所凭据的也就是沈伟光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梁健同志,你大胆去干!”

    没错,这次是梁健自己想要接下这个任务,这“和谐共生经济试点”是一个新的机会,也是一种倒逼的动力,他本能地感觉必须抓住这个机会,这对江中的发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过,他也想最近一定要找一个机会,去看望沈伟光,并把有关情况对沈伟光说一说。不管怎么样,毕竟沈伟光现在还是江中的省委书记。

    梁健正要走回房间的时候,方华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梁省长,胡委员让你在离开之前,再到她房间来一趟。”梁健说:“我稍候就过去。”方华说:“好。”梁健将有关资料放到了房间之后,就到了胡青兰这里。方华给他上了茶,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胡青兰说:“梁健同志,今天你能站出来,把‘和谐共生经济试点省’的任务挑了过去,我心里还是很欣慰的,同时在这里也对你表示感谢。但是,有一点我也必须提醒你,也请你有机会告知沈书记。‘和谐共生经济试点工作’任务艰巨,这也正是其他省市都不敢接的原因。但是,既然你已经接了过去,开工没有回头箭,必须见成效!这是华京的要求,也是华京的寄托。”

    梁健清晰地感受到了胡青兰话语之中的严肃性。我们国家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以前改革开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圳市为试点进行推进;如今发展和谐共生经济,同样也需要一个样板。如果在这方面取得突破,将对推动转型升级提供很好的经验积累。梁健认真地点头道:“胡姐,我一定会全力以赴。我不说‘我们’,我说‘我’,如果搞不成,搞得不好,不用找别人,找‘我’好了,我愿意搭上在体制内获得的一切。”

    胡青兰盯着梁健,脸上露出笑容,眼中却是感动的光芒:“梁健,有你这样的决心,我认为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当天下午,梁健就回到了江中,晚上六点,他召集金灿、朱怀遇、牛达等人碰头,让他们先去考虑出一个“和谐共生经济试点工作”相关工作方案,等华京方面来了相关通知,立刻行动起

    来。同时,他又给省委秘书长狄旭杰去了电话,希望能确定一个时间,去华京看望沈伟光。狄旭杰去联系了,说两天后与梁健一同前往。

    第二天,胡青兰来到了首长这里。首长今天的工作看上去还算宽松,他微笑着问胡青兰:“青兰同志,那个会议开得怎么样。”胡青兰就将会议整体情况做了汇报。首长听了之后,道:“这些党政一把手都成精了,他们现在利弊分得很清楚。不过,这项任务的确很艰巨。江中的常务副省长梁健,把这个任务给接去了,你觉得他能完成吗?”

    胡青兰又把梁健说的那句“如果搞不成,搞得不好,不用找别人,找‘我’好了,我愿意搭上在体制内获得的一切”,说给首长听了。首长听了之后笑了:“这个梁健,看不出来啊,有我当年的一股豪气。我们要的就是这种敢于挑担子、敢于扛大旗的干部!对了,你事先有没有对他说过,后续我们会给予支持之类的话?”胡青兰道:“一句也没有说过。”

    首长说:“这就好。这样吧,真到他们遇上了什么困难,我们华京方面也可以给他们鼎力相助。”胡青兰却建议道:“首长,我的想法是,让他们先去想办法,尽量让他们自己去解决。我们要相信地方的创造力。同时,这也是对干部的一种磨砺。”首长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是,当初我们在下面的时候,都是上面一句话,我们去解决问题,把事情办好了,经验出来了,再向首长报喜。你说得对,我同意你的意见。”

    两天之后,梁健和狄旭杰一同北上,同行的还有组织部长王永梅,朱怀遇和蔚蓝。其他领导分批前往。来到了医院,在一间单独病房之中,梁健他们见到了省委书记沈伟光。人到了医院之后,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在江中的时候,沈伟光不管如何还是精神的,但是此番看到,却好似老了好几岁,两鬓发根微白。

    聊了聊沈伟光的病情,初步确定为肿瘤,但是发现的早,应尽快做手术解决。沈伟光本人已经知道了情况,他由自己的妻子陪同着。沈伟光的妻子看起来很朴素,相貌也是一般,上了年纪,脸上却带着笑容。这夫妻俩都不是特别紧张。沈伟光说:“这么多年一直在外任职,直到今天生病了,才感觉到了家庭的温暖、感觉到了老婆的关心。”这话应该是说给他老婆听的。他老婆也不回应,让大家坐。

    梁健不由联想起了沈伟光的情人娜娜。在这里不见娜娜的踪影。无论你在位时多么风光,当某天你真倒在了病床,会有哪个情人愿意长期服侍?

    梁健简单汇报了“和谐共生经济试点”工作的情况,沈伟光说:“我还是那句话,大胆去干。还有旭杰同志、永梅同志,这段时间江中的事情恐怕要你们多操点心了。”这两个常委都说自己会尽力而为。

    沈伟光身体还颇虚弱,他们坐了不久,就起身告辞。但是,沈伟光又叫住了梁健:“梁省长,我想单独与你聊两句。”梁健朝其他人看了眼,留了下来。喜欢我,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