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0章 闲来无事

    在地面基地供给站的这个食堂里,道格指挥官已经享用完了自己的餐点,正在自己收拾自己的餐盘,准备拿到回收区放置。

    不知道为什么,道格总觉得,今天的这次用餐,似乎不太如她的意。

    因为,她发现,她之前再一次去自助餐区里时,怎么找都找不到小安妮吃过的那种异香扑鼻的烤动物后大腿?

    所以,这让她非常地不满意!

    要知道,她道格可是这个地面基地的总指挥官,虽然目前不是军衔最高的那个,但是,好歹她也是地面上职位最高的啊……

    而现在呢?她自己只不过是想找那种食物,吃个稀罕而已,可那些餐区的服务员,他们竟然还敢说没有?

    他们那些混蛋,一定是想区别对待的吧?看着小女孩长得可爱就去讨好?

    她道格可是亲眼看到小安妮就在自己的面前吃过的那种好东西,他们竟然还敢睁眼说瞎话?

    那些个混账!!

    虽然,当时道格对此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做任何的表态,但她也已经把这事暗暗记在心里了,总有她给那些混账们穿小鞋的时候!

    谁让他们敢这样刁难领导的?还想不想在希望号人类这边混了?

    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她道格不仅是地面基地这里的指挥官,同时还是目前希望号的二号人物吗?

    不过是想吃个东西解解乏而已,竟然还能被刁难?

    这可真是岂有此理……

    暗自生着闷气,在回收区放置好自己的餐具后,道格指挥官正准备结束今天并不算完美的这次用餐时,转身就看到补给站的大门那边,两辆装甲车停在了补给站里面的隔离区气阀里。

    “盖伦中尉?还有德莱厄斯中尉?你们这是……”

    等到里面的有毒蒸汽被快速抽取出去并填充进空气之后,很快,那两辆基地内使用的封闭式装甲车里,就走出了二十个都黑着一张脸,仿佛全世界人都欠了他们几个亿的两队精英陆战队的队员们。

    心情正不爽的道格,在看到似乎同样心情郁郁的这些精英陆战队员后,好奇之下,不由得开口问道。

    “啊?!你好,道格指挥官!”

    刚刚走进餐厅的大门,就碰到迎面过来的道格指挥官后,盖伦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赶紧匆忙地行了个礼。

    “长官!”

    “长官!!”

    其他人看到道格后,也纷纷站定行了个军礼。

    “行了,这里只是食堂,就不用多礼了!”

    道格及时地挥挥手,让后面那些准备立正的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然后才再次好奇地用询问的目光看向盖伦和德莱厄斯两人。

    “我看你们一个个的脸色,似乎都不太好?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如果是其他的人,可能道格还不会这样浪费自己的时间去过问。

    可眼前的这批人,可是希望号人类这边,最精锐的两个小队以及最受她看重的两名前线指挥官,所以,当看到这些人这幅样子之后,她无论如何,都是要问上一问的。

    “还能有啥事?全都是小安妮给我们整的那个近战训练模拟地图副本给惹的,算了,长官,您还是别提这事了吧……”

    还没等概论说话,德莱厄斯就重重地叹了口气。

    他不想提起这事,毕竟,说出来满满的全是血和泪啊……

    然后,德莱厄斯就率先转身往食堂里面走去,要是再不快一点的话,他们就只能等到深夜夜宵的点,又或者明天早上才能吃上热乎乎的饭菜了。

    “没错!全是那个近战训练惹的祸!”

    盖伦也赞同地说道,到后对道格指挥官报以一个歉意的苦笑也赶紧跟着跑了过去。

    这事,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们这群号称希望号最最精锐的陆战队队员们,竟然在小安妮弄出来的近战训练特殊地图里,被一群npc花样吊打,这要是说出去的话,那他们的面子还往哪里搁啊?

    “……”

    近战训练?

    一个训练而已,有什么问题吗?怎么还搞得神秘兮兮的?

    道格皱着眉头,看着这些一个个三缄其口,讳莫如深的陆战队队员,完全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她心下决定了:等到晚上没事的时候,就去他们进行了特训的那个模拟地图里看上一看!

    此时,在地面基地另一边的半球那边,那些潜入大峡谷裂隙内侦查情况的陆战队队员们,竟然顺顺利利地返回了他们之前的出发地,并成功地呼叫了仍旧在天空之上盘旋的装甲运输飞船,将他们全部都接了上去。

    “队长,我可是真的没有想到,我们这次的行动,竟然会这么地顺利?!”

    在座位上坐好并看到装甲运输飞船成功起飞后,一名胸前刷着037的队员,终于忍不住开口在频道里说到。

    现在,他们已经完好无损地乘坐在装甲运输飞船的船舱里,想必,应该是很安全的了吧?

    所以,他不禁有点开始放松了下来。

    在不久之前,在那处豁口处看到那庞大的虫子巢穴和那些恐怖虫群的时候,他甚至还一度以为,他们这些人都死定了呢!

    要知道,在那个时候,看到那种场景时,他在护甲里的两条大腿,都忍不住的颤抖,差点就没尿了裤子!

    “顺利不好吗?难道,你还想和那些虫子大战上一场?”

    队长031在坐在船舱的一个位置上,并放置好自己的步枪后,就没好气地朝着自己对面的037瞪了一眼。

    在星际时代,这种潜入敌后进行侦查或者执行某种特殊任务的行动,一旦被敌人发现,那就绝对是死路一条!

    绝对不会有电影电视剧或者小说里面的那种,被敌人发现后,还能大杀四方并顺利逃脱的事情!

    他们仅仅是普通的陆战队队员,而不是幽灵特工那种,拥有着能够隐身和反侦测的昂贵动力护甲的特殊兵种!

    在031队长看来,这次,也许是虫子太过于大意?或者,是它们承平太久,在没有天敌的这个星球上,早就已经失去了基本的警惕?

    又或者,其实是他们这些人这次的行动,真的足够隐蔽,而没让虫子们发现?

    但不论如何,他们这些人,现在不仅已经地完成了基地布置的侦查任务,还放置好了指挥官命令他们安放进去的那个重要的东西!

    这,就已经足够了!至于其它的,则不用去在意太多。

    “队长,你们这次的行动还算顺利吗?在那个峡谷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这时,这艘2号装甲运输飞船的船长就好奇地插话了进来。

    他这次受命运输这伙陆战队来到远离基地的这里执行这个侦察任务,本来就是冒着不小的风险的。

    为了躲避那种有可能会出现的飞龙一般的虫子,在之前,他还特意驾驶飞船在高高的天空之上盘旋,都不敢随便太靠近地面。

    然后,他在上面一等就是差不多四个小时!

    现在,好不容易挨过了这段一个人孤寂和担惊受怕的时间后,他当然要问一问031队长的,反正,这又不违反纪律!

    对于下面的情况,他还是挺好奇的,但既然这些人能够安全无恙地又折返了回来,那就肯定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吧?

    “你是不会想知道的……”

    队长031并不想对此多说些什么,只是重重地呼了口气后,打开自己护甲的面罩,斜着躺着靠在了金属座椅的舱壁上。

    “对了,差点忘了跟你说了,我认为,你现在最好开快一点,也最好,把飞船拉高一点?”

    闭上了眼睛作假寐状之后,031队长才晒笑起来,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后,在通讯里对运输飞船的船长笑着说道。

    “飞快一点,还飞高一点?这又是为什么?”

    船长觉得,反正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他们二十人的陆战队队员也已经侦查过下面大峡谷裂隙里的状况了,那么,现在慢慢地飞回去不就好了?用的着那么急?

    “因为……我们刚刚在下面,埋设了一个大当量的聚变爆炸装置!而且,它马上就要炸了……”

    在之前来的时候,就一直沉默寡言的032,在这个时候,竟然冷不丁地就在频道里说了这么一句。

    “聚,聚变爆炸装置……还大当量?哎哟!我的妈呀,你们干嘛不早说!”

    先是愣了好几秒之后,这艘飞船的船长,才终于算是回过神来。

    然后,他吓得一个激灵,迅速在操作台上划拉了几个按钮,直接将装甲运输飞船后部的两个泰坦推进器的出力,直接推到了最高。

    紧接着,船长在飞船尾部的引擎喷出两道巨大的蓝色粒子流尾焰之后,就狠狠一拉操纵杆,让他的这艘装甲运输飞船的船头,以几乎和水平线呈四十五度斜角的方向,开足了最大的加速度,猛地突破音障之后,就向着高空之上直冲而去。

    在飞船一飞冲天之后,穿越音障的飞船,使得它刚刚所处位置的周围压力陡降,陡降的压力所造成的瞬间低温,使得这个jno.3号星球大气中的强酸蒸汽很快就凝结变成了微小的液体,肉眼看过去,就像是飞船拉下了一大坨黄色的……

    “该死的!你们这些家伙,就不能早点说嘛?!”

    船长一边死死地抓着操纵杆,一边开始骂骂咧咧地。

    他现在也才终于回想起来,这就难怪了,在此之前,在来的时候,他就总是觉得那个032陆战队队员背着的那一个方形的大玩意有点碍眼?

    他可是从来没见过,陆战队队员们上战场还需要背着那么多补给的!

    而现在,一切终于可以说得清了!

    原来,他的飞船,竟然载着一个大当量的聚变核装置,飞了这么远的距离来执行一个侦查任务?!

    该死的!

    他这艘可是运输飞船,而不是什么战舰,更不是战机!

    那些混蛋高层们,竟然不告知实情,就让他自己随随便便载着这么危险的一个玩意来执行任务?

    “不就是一个核装置吗?而且还是在地下爆炸的,咱们现在可是在高空了,应该没事的吧?”

    037看着船长的反应,有点莫名其妙的。

    “你懂个屁!”

    船长没空解释太多,赶紧抓稳着飞船的操纵杆,努力远离下方的岛屿并同时升高距离。

    没过多久,在喷射着两道巨大蓝色尾焰的运输飞船飞出好长一段距离之后,在它下方的远处,那个巨大的岛屿,就突然发出一阵阵强烈的震动。

    轰隆隆……

    沉闷而厚重的爆炸声,就随之而来。

    随后,一阵冲击波就猛地朝着高空之上的飞船一扫而过,让这艘仍旧在高速行驶着的运输飞船开始变得颠簸起来。

    “该死的upl啊……”

    当船长从船头侧铉铉窗看向位于飞船下方的侧后的岛屿地面之时,只见那一大块地面,竟然都慢慢变成了一大团暗红的颜色,在这个黑夜之中,显得有为的显眼。

    似乎,有强大的的能量,在地壳之下爆发并融化了大量的岩石?

    他知道,那铁定是聚变爆炸装置引爆了,现在,那个大岛的地壳之下,都已经瞬间被毁于一旦,不论是虫子还是其它,再也不会有任何存活的可能!

    “……”

    “真壮观啊……”

    其他陆战队员们,也一个个或沉默,或惊叹着从飞船的铉窗看向地面。

    在哪里,在裂开的地缝之下,一道道红的光芒从地面之下迸射而出,然后,红色的区域渐渐扩散,那些散逸出来的红光,就像一张巨大的蛛网一般,很快就覆盖了整个大岛……

    “愿上帝原谅我们……”

    幸好,他们这次的行动还算是比较顺利,所有的人都已经安全地离开了那个危险的爆炸区域。

    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其他人也全都被队长和032两人给瞒住了,并不知道这次的侦察行动,竟然还要带着这个疯狂且危险的玩意。

    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所有的事情总算是完美地结束,这就足够了。

    ……

    噗!!!

    随后,在这艘装甲运输飞船降低高度飞行了差不多十多分钟之后,突然就一阵摇晃,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砸到了飞船的外舱壁上?

    又或者,他们的这艘飞船,撞到了什么东西?!

    “不好!我们被伏击了!是那种飞龙一样的虫子!有好多!完蛋了!所有人,准备迫降!!!”

    和陆战队员们的疑惑不同,操纵这艘装甲运输飞船的船长,看着那些仪表上狂闪的警报灯后,就在第一时间内惊骇地大声狂呼起来。

    因为,他现在终于从卫星的画面里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们路过这里时,地面之上,就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蹿上来了一大群的飞龙,并开始对他的这艘飞船,实施了猛烈的毒囊袭击。

    噗……噗……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无数的毒囊,准确地命中了他们的这艘飞船的外舱壁,砸到那些装甲上面之后,就发出一阵阵如同水球破裂的声音。

    虽然002号装甲运输船的船长进行了最大的努力,凭着他精湛的技术避开了相当一部分的毒囊,但是,仍旧有大部分的攻击,准确地命中并在飞船外炸裂开来。

    甚至,还有一副分具备强烈腐蚀性的毒囊液体,开始在腐蚀他的船头……

    “飞船上有没有什么武器?我们现在要需进行反击,尽快驱散它们!!!”

    队长031也从铉窗外看到了外面那些狰狞嘶叫着的恐怖飞虫。

    看起来密密麻麻地,似乎有数百只之多?它们正不停地围绕着他们的这艘装甲运输飞船,并不断地朝着他们甩来那种具备强腐蚀性的剧毒毒囊。

    “没,没用了……我们的引擎,已经被击毁了……我们,马上就要坠落了……”

    这名船长哆嗦着说完后,绝望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因为,他发现,他现在已经彻底失去了对这首飞船的控制,在他的操纵台上,在那些全息界面和仪表里,到处都在闪动着红色的警报信息。

    而最要命的是:在飞船的受损画面里,除了机身全部都亮起红色的警报,显示着机身正被虫子的强酸腐蚀外,那两个对飞船来说,最最重要的泰坦引擎,也已经处于失联的状态之中了……

    地面基地的c区,在这里,经过两天多的平整,勤劳的scv工程兵们,已经把那前些天夜战虫群的战场,给打扫得差不多了。

    现在,他们不仅在这里建设了一个小型的星际航空港,开始试行生产运输飞船和怨灵战机,还在另一边,平整出了一大块的地方,在铺上一大片金属地板和建设了一些全封闭的机库之后,这里,就很快从空地变成了地面基地的一个重要的机场设施。

    而我们的幽灵特工,安妮上校,在吃饱喝足之后,闲来无事的她,就又再一次鬼混着蹦到了这里。

    现在,那辆之前被她霸占的坦克,已经被她玩得差不多,都开始有点腻了!

    所以,她就再一次把目光,放在了地面基地的新玩具,这些刚刚配置到地面基地不久的怨灵战机的身上。

    “长,长官……我们这里真的没有其它空余的战机,算我求您了,您能别再来给我们添乱了吗?!”

    身穿红白色紧身幽灵护甲的小安妮,正在这个基地航空大队的巨大机库里面闲逛着,她似乎是……准备给自己物色一架看起来比较顺眼的怨灵战机?

    而她现在之所以没有急着下手,是因为没有看到顺眼的?

    跟在她身后的,是一名航空大队地勤的少尉军官,此时,他正低声下气地对小安妮恳求着。

    这个小幽灵的能力和战绩,以及对方平日里惹是生非的记录,他都是知道的!

    他同时也还知道:这个小女孩,在不久之前,还有过强抢一辆重型攻城坦克的壮举!当时,他还曾对此和同事津津乐道着。

    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才过了没几天,这个惹不起的小祖宗,她竟然又盯上了他们的航空大队了?

    看对方的样子,似乎还想再故技重施,强行弄走一架怨灵战机?

    “哎呀,你急什么?真讨厌!我就随便看看,真的就是随便看看,你不要来跟着我!”

    小安妮很不耐烦地对这个自从自己来到这里,就一直跟在身后的跟屁虫挥手驱逐道。

    (说的没错!我们真的就是随便来逛逛的,不用太担心,如果看到顺眼的话,也会随便拿走,绝对不会跟你客气的!被主人安妮别在腰间卡扣上的小熊提伯斯,对自家女主子的想法,那可是已经琢磨得非常的清楚了的。

    她说的随便,就是她可以对别人随便!

    只要看到顺眼的,无论用什么办法,不管是偷的,抢的,或者威胁赠与的,反正,到最后,总会被她给弄走的!)

    请你闭嘴,提伯斯……

    “哇喔……!”

    在绕过一整排停放得整整齐齐的制式怨灵战机之后,小安妮就突然看中了一架编号为01的怨灵战机,它就那么孤零零地停放在一个小号一点的单独机库里。

    小安妮之所以一眼盯上了它,那是因为,对方的体型和武器装备,似乎比那些一排排摆放着的怨灵战机,要大上不少?

    发现它后,安妮眼睛一亮,就赶紧两下直接跳到了它那打开着的机舱里。

    “长官?!”

    看到对方的动作后,这名跟在后边的少尉地勤军官,被吓得差点就没哭出声来。

    他觉得,这个小女孩,肯定是看上这架飞机了吧?

    “哎呀,你不要来烦我啦!我随便玩一玩,待会儿就走!”

    看到战机下面那个少尉正一脸焦急地仰头看上来,小安妮就很不耐烦地再一次驱赶道。

    (没错!我们就玩一小会,玩够了的话,就顺便把它开走!提伯斯再一次毫不留情地讥讽着自己的小主子。)

    “……”

    周折可爱的小眉头看了看自己腰间的小熊后,安妮觉得,自己现在心情不错,就先不要和它计较了!

    “喂!你干嘛呢?!”

    刚刚合上战机玻璃舱盖的安妮,不得不再次打开并对地面上的那个少尉训斥道。

    他现在,已经挡了自己的路了!

    而且,他还用锁机把这架战机的轮子给锁在了地面之上,又是哪门子意思?是怕自己开走这架战机?!

    真是岂有此理!竟然敢怀疑伟大的安妮上校?!真是反了天了!

    待会儿,一定要找个由头,关他三天的小黑屋!

    “少尉!现在我决定了:这架飞机,从今儿开始,它就归我咯!我命令你,马上放开那个轮子!”

    然后,在那名地勤军官正低声哀求的时候,小安妮很快换了一副嘴脸,仗着官威宣布了她的又一项决定。

    这架飞机,既然它明显比其他的战机要大只,那么,她就认准这架了!没说的,无论如何,她一定要霸占它,并开走它!

    “长,长官啊……这架飞机,它是大队队长的特装机,它可是要担负起指挥全部战机作战的重要职责的,您可千万不能开走它啊……”

    这名少尉地勤军官都要哭出声了,现在碰到这么个小祖宗,打不能打,骂不能骂,在自己军衔还没对方高的情况下,他也就只能用这种恳求的语气哀嚎着。

    “要不这样,除了这架队长机,其它的,随便您挑?我就擅自做主了,送您一架怨灵战机,您觉得怎么样?”

    眼看挨不过这糟,这个军官倒也光棍,直接就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先设法把这个难缠的小祖宗哄走,然后再打份报告上去,让基地的道格指挥官去头疼吧!

    “我才不要!我偏偏就喜欢这架!”

    小安妮认准的东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让他三言两语忽悠过去?不存在的!

    她现在已经决定了:她就要这架卖相很好的飞机,谁劝都没用!

    “可,可这是大队长的座机啊……您要是开走了,那么,我们又该用什么去指挥空战?”

    这名地勤少尉军官已经在想了,到底要不要先稳住对方,然后赶紧联络基地的道格指挥官?让她来管一管这个难缠的小女孩?

    “那这样吧,我原先有一辆坦克的哦!但是现在玩腻了,那么,就拿来跟你们交换吧!它就停在军营的旁边,你们让人去开走它就行!”

    说完,小安妮就不在管这名地勤军官怎么想,直接就跳下来两下子解开了那个锁机后,就跳到了这架怨灵战机的座舱里,开始熟悉那些和游戏里有点点不同的各种装置和仪表。

    “坦,坦克?”

    这名地勤少尉军官瞬间就凌乱起来了……

    这个小女孩,刚刚她都说了什么?用一辆重型攻城坦克来换怨灵战机?

    亏她能想得出来!

    他们可是空军大队,要一辆重型坦克来又有什么用?

    难不成,还要他们的航空队的大队长,去驾驶一辆地面坦克指挥战机进行空战吗?

    “少尉!你在发什么愣?还不赶紧给我让开?”

    呆头呆脑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合上飞机的舱盖后,小安妮对那个还站在战机下边仵着的的军官怒斥道。

    再不让开的话,待会,当她启动引擎并让战机垂直起飞时,喷射出来的那种高温粒子流,一定会把他给烧掉的!